2018区块链人比惨总结报告

发布时间:2019-08-08 19:32:44 来源:博达娱乐-博达娱乐网址-博达娱乐官网点击:20

  熊市杀气腾腾,币圈一片哀嚎。

  2018年的冬天尤其寒冷,你的区块链之旅还好吗?

  相信很多人会细数自己的悲惨经历:进场晚了、重仓失误、抄底抄在半山腰、创业失败、无故被裁……甚至告别币圈。

  而安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告诉他,有人过得比他还惨。

  幸运的是,2018年,比你还惨的人遍地都是:项目方、币基金、矿工、大佬、媒体人……这注定是币圈人惨兮兮的一年。

  项目方

  “纯属诈骗的项目已经跑路,就剩下一些还有信仰的创业者在苦苦支撑。”

  “老实的、不割韭菜的、不偷卖Token的,现在反而活得最惨。”某项目方创始人向31QU吐槽。

  前期通过ICO筹集了大量比特币、以太坊的区块链项目方,如今账户里的币跌幅超过八成。

  “我们筹集的是比特币,当时价格接近10万,如果按照白皮书中的规划,筹集的币足够三年技术研发和运营。但现在,可能一年都维持不了。”某项目方创始人林工表示。

  没有了资金支持,项目要如何继续运转?

  林工还算了一笔账,今年年初的时候,团队每月的人力成本在5个比特币左右,但现在币价下跌严重,40个币才能cover住成本。

  “我们公司鼎盛的时候,最多有80个员工,现在只剩下十几个技术员在坚守岗位了。”林工表示,现在公司除了技术支出,推广几乎没有设置预算,人力成本也是最大化缩减,“我们甚至建议员工拿自己的项目代币当工资。”

  而一年前如火如荼的创业场景,现在已经销声匿迹。

  “就我所知,暂停进度的项目方不在少数。”林工称。

  不仅国内,海外的创业团队也遭遇了成本危机。

  11月底,Steemit创始人兼 CEO NedScott 宣布,由于加密货币业务带来的回报减少,加上市场疲软与节点运行成本增加,将进行业务重组,计划裁员70%。

  近日,以太坊孵化企业ConsenSys也公布了一项声明称,由于精简业务,该公司将放弃13%的员工。

  要么跑路,要么变成真正的空气皮包公司,或者等待弹尽粮绝,那些没有储备冬粮的创业项目,注定会在熊市的风暴中泯灭。

  “但我们还是想继续下去,能撑多久是多久吧。”林工称。

  基金方

  “残酷的熊市,加密货币基金经理并不比散户投资人更聪明。”

  今年4月,在比特币初显颓势的时候,海外知名投资基金Pantera Capital还在预测,比特币价格将会在未来超过2万美金。

  暴涨的比特币带来的喜人收益让很多人膨胀。

  2017年,加密货币基金狂飙突进,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投资人、基金,迅速依靠区块链早期投资,飞上“知名投资人”的枝头。

  只是,好日子没能持续多久。

  据美国对冲基金数据研究机构(Hedge Fund Research)统计的数据,截止2018年6月,全球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基金亏损超45%;到了11月,这个数字飙涨,超过70%;而由该机构统计的指数值,在短短5个月内,近乎腰斩。

  ▲截止今年6月,全球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基金亏损近50%

  ▲到了今年11月,这个亏损数值超70%,状况持续恶化

  如今,加密货币基金的状况持续恶化,并无好转的趋势。

  前段时间,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如果以币本位为标准,节点今年浮亏60%,如果换成法币,数字更不忍直视。

  12月12日,曾说要在未来一段时间把所有法币全换成加密货币,信仰比特币的了得资本创始人易理华也开始坦言,“最近区块链行情真差”,如果项目方真做不下去了,“应该尽早做出决策,不要死扛”,尽早认输,“给投资人也留点渣渣”。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折戟的不只国内的基金,还有海外明星机构。

  据披露,由前高盛合伙人Mike Novogratz创办的Galaxy Digital Holdings LP近期公布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在加密货币资产上的净亏损达4100万美元,前九个月累计净亏损达1.36亿美元。

  对于如此庞大的亏损,Galaxy Digital表示,主要原因是投资的以太币、比特币和瑞波币大幅度下跌所致。

  无论是专业出身的投资机构,还是私人成立的Token Fund,无一例外,均被加密货币熊市波及。

  一个字,惨。

  “大佬”

  “名利场向来是非多,和繁华相配的还有骂战和攻讦。”

  2017年,很多人因为区块链投资风混得生水起;2018年,更多的“大佬”闻风而来,有的是互联网“老将”跨界,有的早年混迹币圈,离开后今年再次归来。

  但就是在熊市中,这些“大佬”纷纷折戟,有的背负着骂名归隐,有的暂时蛰伏低调做人,有的却忿忿不已,重回原本的领域。

  曾亲自操刀“红烧肉”Hshare(HSR)项目的火星人,因赌约失败宣布退出币圈,但仅过2月,又再次低调回归。

  ▲火星人曾在朋友圈表示,无限期退出币圈

  而因为终极账本(ZJLT)的维权风波,被指拉盘操纵市场、挪用私募资金,重压之下的朱潘,也发布声明称:将永久退出币圈。

  ▲朱潘在朋友圈表示,永久退出币圈,“对不起”

  除了币圈玩家,跟风进场的互联网“大佬”也相继退出币圈。

  11月6日,CDC消费链创始人杨宁在朋友圈宣布,“本想安静离开”的他,不得已以一种“激烈的一人对抗整个币圈的方式”,“离开骗子赌徒横行的币圈”。

  在撇下未作出任何成果项目的同时,杨宁还顺便嘲讽了当前的区块链,引发众多从业者讨伐。

  ▲撇下消费链,杨宁激进地退出币圈

  而年初高喊“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的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近日被媒体曝出已经删掉所有区块链相关信息,在最新的“王峰十问”中,绝口不提区块链,疑似退出币圈。

  网民可能忘记了,但是互联网有记忆。

  想当初,火星人还喊单HSR将达到1000元,如今,HSR报价4.7元;曾高喊“币圈有真情,把风险留给我,把盈利留给你”的朱潘,早已销声匿迹;而曾打出“新零售王者”、“挑战BAT”口号的杨宁,如今只能“逃”回互联网。

  一走了之,看似潇洒,实则留下一堆烂摊子。

  有人离开,有人却回归。宣布告别币圈的李笑来如今“再入江湖”,担任雄岸科技执行董事、联席CEO,主要负责稳定数字货币体系建设发让那个其他有关区块链技术应用的项目。

  即便“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但也会留下了痕迹。那些消耗自身信誉,喊单、收割韭菜的“大佬”们,昔日的豪言壮志与如今的狼狈不堪,已在历史中定格。

  矿工

  “我唯一担心的事情是,我自己能否配得上遭受的苦难。

  ——陀思妥耶夫斯基”

  一直隐于公众视野之外的矿工,因为熊市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今年10月底,比特币价格遭遇“大跳水”,跌幅甚至达40%。

  随着币价暴跌,多款矿机挖矿成本相继被击穿,在挖矿收益不足以支付电费与管理成本的情况下,中小型矿场无力维持,被迫关停矿机。

  “年初2万元一台的神马M3矿机,早已到达关机价格。”矿工老秦表示,1年前蚂蚁S9在市场上被炒到3万1台,现在这款矿机的二手转让价格,最低为600多元,“开1天机亏1天钱,只能关停,二手转卖了。”

  “矿难”降临,部分矿场无奈将手里的矿机清盘,废弃矿机堆积厂区的情况比比皆是,除了转手卖掉,有的甚至按废铁价格论斤卖。

  而“矿机论斤卖”的热搜只是开始,已经有多家媒体报道了华强北的“销售寒冬”。

  行情持续走熊,大量依靠挖矿谋生的矿工,最终还是坚持不下去了。

  矿机生产商

  加密货币繁荣喂养的三只独角兽,如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今年下半年,作为三大矿机生产商之一的比特大陆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据信息披露,在不考虑税务影响情况下,比特大陆的经营现金流为负值。有人推算,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在2018年底将会降至2.4亿美金。

  12月3日,据bitcoinist报道,比特大陆今年第三季度未发布的季度收益数据“泄露”,比特大陆亏损了7.4亿美元,这个数值还未考虑额外支出部分。因此,估计比特大陆整体的亏损还要更高。

  除了上市之路曲折,比特大陆还深陷误报财务信息并有重大遗漏、最新矿机 S9遭神马矿机赶超、专利纠纷案,以及BCH分叉等舆论漩涡。

  除了比特大陆,另外两大矿机生产商也不好过。

  嘉楠耘智资金下调了筹集资金数额,上市申请还在今年11月实效;亿邦国际则传出,已经暂缓上市步伐,甚至有媒体传出,其“涉嫌参与非法集资行为”。

  更早些时候,芯片大厂英伟达暂停矿机芯片研发业务则显得格外“明智”。

  5月10日,英伟达公布第一季度财报,该司指出,营收中有2.89亿美元与加密货币挖矿有关,他们还兴致勃勃地表示,其向数字加密货币矿场出售处理器获得的营收,远超市场预期。

  不过,情况很快急转直下。

  8月22日,英伟达首席财务官克莱特·克雷斯(Colette Kress)宣布,该司计划中止并退出加密货币业务,原因是该业务带来的利润太低。

  新的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加密货币芯片给英伟达带来的收入仅为1800万,远不及预期中的1亿美元。

  如今来看,产业链上游的矿机生产商们,在熊市中无一例外都遭遇了打击。

  投资者

  “我不断地寻找,有20000美元比特币的世界在哪里?”

  “我现在是佛系持币,躺下装死。”贵林告诉31QU,他在去年底和今年初出手投资的项目,部分已经接近归零,之前抱有幻想,没及时止损,现在后悔不已。

  “还能怎么办?只能死拿,放着,希望这些项目还能坚持到下一个牛市来临吧。”

  他只是加密货币投资损失惨重的千万投资者的一员,从其他投资者在社交平台晒出的经历看,有的被套牢,有的则亏得血本无归。

  ▲有投资者表示自己的资产已经跌去85%,没能跑赢大盘

  ▲有投资者表示,自己的10万本金现已缩水至2千

  往日的贪婪、暴富的幻想,如今只剩无限唏嘘。

  即使早把币换成稳定币的投资者,也逃不过变幻莫测的市场。

  10月15日,多重因素的加持下,稳定币市场中占比最大的USDT发生异动,投资者为保值换成的USDT价格突然大跌,最高折价2%,众多投资者纷纷遭遇“空仓被割”。

  从身价千万过渡到身价百万,不过花了数月;在这场暴富游戏中心,能做到及时抽身的,又有几人呢?

  媒体

  “还剩信仰和情怀。”

  今年年初,随着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的一声“内部呼吁”,大批创业者开始进入区块链“淘金”,其中不乏媒体创业者。

  有数据统计,今年出现的区块链媒体/自媒体从几十家增加至500余家,最高峰值突破千家,媒体融资的消息层出不穷。

  市场转冷也引发区块链媒体生存危机。

  随着加密货币价格下跌,区块链媒体的业务量出现明显下滑,一部分区块链媒体只能通过削减开支、裁员,以维持日常支出;一部分媒体则选择降低更新频率,有的甚至停更、转型。

  “这个冬天比想象中难熬,金色账面还能撑3年。”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近日在朋友圈写到,“熊市,拼情怀的时候到了。”

  热闹疯狂的景象渐渐平静、理性。资本的裹挟,不仅让区块链媒体匆忙上阵,也让他们退出舞台的步伐加速。

  2018年,是区块链变化频出的一年,受了很多苦,流了很多泪,谁都认为自己最惨。

  风口上获得的成功,过于轻巧,也最终逃不过时代的裹挟。

  如果拉长时间轴,2018年,可能是一个风潮的开端,但也可能只是漫漫熊市的序幕。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低迷的熊市下,在FOMO情绪里,继续修炼前行。

  很快就要迎来2019年了,那个传说会“迎来牛市”也可能“变得更坑”的2019年。

  不乱于心不畏将来,惟愿坚守者,都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